当年南宫京剧团
weixin

凤凰资讯

当前位置 :主页 > 凤凰资讯 >

当年南宫京剧团

作者: 美高梅集团|官网 时间: 2020-08-09 18:11 点击:

这是一个不可忘却的纪念。

我是1973年春在县文教局参加剧团整顿后从分管到主管剧团的。数年中,县剧团这个戏剧团体在我的心目中印下了极为深刻的美好印象。

这支戏剧文化团队,是在1969年文革中的毛泽东思想宣传队,到1971年文革后期城镇农村极具缺乏戏剧文化的时期,扩容增员,应运而生,更名南宫京剧团的。

南宫,有着渊源流长的京韵戏剧古文化的沃土。众家百姓扛起锄头,迈步开口就唱:“一马离了西凉界……”,解放前后的非常时期,南宫古城还能三天两头看到京剧艺术名家李和曾的《借东风》。尚派京剧艺术的创始人尚小云和“梅花大奖”得主尚长荣就是我们南宫人。

南宫京剧团就是在这片京韵戏剧古文化的沃土中,土生土长扎根群众,深受百姓欢迎的一个戏剧团体。是开放在祖国大地的一朵鲜艳的红花,是华北大地群众手捧的一颗光灿灿的明珠。剧团团长赵魁山,半农半艺,既当团长又当导演,还时常当演员登台演出。为实现自己的心愿,解决自身病体的困绕,果断采用携妻抛家(5个孩子)领团创业的办法,堪称时代楷模。众家演员,个个敢于担当,下大力气提高自己的艺术修养和扮演角色的能力。在当时,一个导演、学习、模仿、扮演成为每个剧团成员的主体生活。这样一来,很快发展、壮大、成长为一个生、旦、净、末、丑行当俱全,鼓乐队完整的一支有声有色的、令人称颂的80余人规模壮观的京韵戏剧艺术团体。

他们首先排演出现代京剧《红灯记》、《沙家浜》、《杜鹃山》等5出现代京剧,下基层、到农村为城乡人民送戏上门。

后来,在10亿人民10个戏(样板戏),全国人民多么渴望早一天看到久别的历史悠久的古装戏的时候,他们选定了古装戏《宝莲灯》——“劈山救母”、《林冲夜奔》、《望江亭》、《狸猫换太子》、《凤还巢》等5出古装戏等。为了提高戏剧舞台艺术,增强演艺,团长赵魁山亲自出马去河北省剧团,先后请来张国刚导演《宝莲灯》、张中锋导演《林冲夜奔》、请回原《荣春社》成员南宫人郭荣相导演《望江亭》、《凤还巢》等。

在五出古装戏学习、排练、完善登场后,第一步先在本县走遍各乡镇、农村。哪里请哪里到,台口连连。然后去邯郸、几去邢台、去峰峰矿区、去祁村煤矿慰问演出;远走山东的聊城、高唐、黄骅、夏津;去德州、去泊镇、去天津的河北剧场、远走唐山、隆化等地。他们的脚步走出了南宫,走遍了华北大地。

只要剧团一出动,台口一个接一个,一天3场戏,场场爆满。让人听到的是:“票不好买,买不到”;让人看到的是“鼓掌、喝彩!”就这样全团人员,个个一天忙到晚,不叫苦,不言累!连炊事人员也顶着把门检票!

就这样,全团人员从上到下在共同用奋斗、用努力、用心血汗水圆梦的磨练中,涌现出了一批台柱子、骨干,撑起了剧团的脊梁,也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新时代。

我们肯定的说,南宫京剧团这朵绽放的红花是赵团长加土导演用心血染体,是每一位演职员的汗水浇灌而茁壮成长的。

为了让剧团适应新形势发展的需要,从领导上我们为其作了3件事:一、加强了剧团的领导班子,充实了领导力量。调进了德高望重的老校长张耿忠任剧团党支部书记;二、演古装戏的同时加演跟时代的新戏。剧本,责成县文化馆编写;三、恳请主管县委副书记阴济普从二轻局借2.5万元,办起了剧团塑料厂(吹塑),为剧团的发展壮大增加了经济上无穷力量。

自编《康庄风云》、《禾苗青青》、《大路朝阳》3出时代新戏的相继登台问世,不仅增加了演出的内容(已达20多出戏),也大大提高了剧团的声誉。正如有人这样说:“南宫剧团神了!要古有古,要今有今;要武有武,要文有文,非常了不起!”、“你点什么戏,他有什么戏。犹如探囊取物,信手捻来!”

文化馆干部赵奎华的本子《大路朝阳》,搬上舞台后,最惹人注目,受人欢迎,轰动四方。地区几次调邢台演出,河北省几次调石家庄演出。邢台地区几次组织各县办班学习。张冬菊扮演《宝莲灯》中的三圣母活生活相,叫好声不绝于耳。张忠铎的《林冲夜奔》—“大雪飘”唱段更是掌声、喝彩声不绝,刘素婷的舞台踢枪也是为戏剧添彩的。而高冬珍扮演的欣大娘、吴新和扮演的柱子更是让叫“绝”声不断!在石家庄演出时,河北师大特邀高冬珍、剧团团长赵魁山作报告,请高冬珍讲扮演欣大娘人物的心得体会;让赵魁山讲了把《大路朝阳》这个本子搬上舞台的经验。河北省群艺馆把高冬珍扮演欣大娘的心得体会刊登在省级刊物上。

伴随着《大路朝阳》的问世演出,“欣大娘—高冬珍、柱子—吴新和”已成时下河北大地闪光的名字。


美高梅集团|官网